赶鸭子上架的演出节目放牛娃也有春天

班主任在班上有绝对的权威。他在班上宣布我是班长,我就真的当了班长。我以为当了班长,主要的任务是喊喊“起立”,“老师好”,“坐下”等指令。其实,班长是老师的眼线,是老师命令的执行者。还要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第一次履行班长职责,喊“起立”时,我的声音偏小。肖老师指出:“班长喊话的声音还可以大一点!”他的话,引得以罗晓晓为首的一帮女生嬉笑不已。

我本来就有个爱脸红的毛病。被女生一关注,脸就更爱红了。

自从打倒“四人帮”之后,学校里的风气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几个师范毕业生带头给我们上起了数理化文化课。原来主讲农业、农机的代课老师,渐渐离开了学校。不过,我们的基础实在太差。数理化都要从初中从头学起。课本找不到,老师们有一套数理化的青年自学丛书,就从书中找一些习题给我们讲解。不过,这些课程并不是学校统一安排的。年轻老师私底下的行动,很快就被董明堂知道了。董明堂就召开了全校师生大会,宣讲的主题是:“三尺讲台也有阶级斗争!”

为了阻止学习文化的风气蔓延,董明堂按照上级的部署,开始筹办全校“多种形式揭批‘四人帮’文艺演出大会”。他的计划被陈校长批准之后,就号召各个班级上报节目。我们班上本来有文娱委员。但肖老师总觉得我是个文艺人才,非得把这副担子压在我的身上。他鼓励我说:“你是班长,应该起模范带头作用!这个演出,事关我们高一(三)班的荣誉!文娱委员和文艺骨干要演,你也要亲自参加演出。你是班长,一定要认真对待哟!”

为了这个演出活动能够成功,董明堂还专门请来了一个叫文慧的武汉女知青担任演出教员。这个女知青文慧据说是舞蹈学校毕业的。身材苗条,五官端正。一颦一笑,无不自带文艺范儿。我被作为演出骨干,每天早晚被集中到操场,被舞蹈教员带着进行形体训练。

我们男男女女二十多个学生,就在其他同学的围观下,伸胳膊踢腿地开展训练。“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在舞蹈教员们的口号声中,我总也跟不上队伍的节奏。我当时还以为是自己训练中不够关注,总是被教员身上女性的气质搞得心猿意马。等到年长一些,我才知道,一个人能够做什么,是需要天赋的。而我就是一个在文艺表演方面极其拙劣的人。可惜当时自己没有这样的认知。而是带着老师对我的殷殷期望,天天狠练表演功课。

肖老师则发挥自己的专长,为这个“多种形式揭批四人帮文艺演出”亲自写了三个剧本。我们班就上报了三个节目。

这三个剧本都是独角戏。一个由文娱委员刘春芝表演,一个由文艺骨干罗晓晓表演,还有一个则由我担纲。

我的苦日子开始了。首先是背台词。台词是三句半为一个段落。舞蹈教员帮我设计了表演的动作。背台词倒没有多难的,近百句的台词,我当天就背会了。但要配合台词做动作,这就有难度了。

好在舞蹈教员对我很有耐心,在她的鼓励下,我慢慢地放下心中的羞怯,自认为渐入佳境。

我们一般上午上上文化课,下午基本上组织政治学习。我们三个人则不参加下午的政治学习,躲在一间空余的房间里,练习台词和表演。

刘春芝和罗晓晓两人本来就能歌善舞,这个节目对她们根本就不是难事。老师在的时候,她们就假模假式地练习一下,老师一走,她们就开始了闲聊天。而我则老老实实地背台词,练动作。那个年纪的男生和女生,特别羞于互相说话。她们俩总是远远地笑嘻嘻地看着我拙笨地练习。大约是我的动作不协调,显得滑稽,让她们觉得好笑吧。

刘春芝比我大两岁,罗晓晓只比我大半岁左右。刘春芝看我练得辛苦,就建议说:“班长,我觉得你就站着,只做手上的动作,脚上不要动!公演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哦!”刘春芝的意思,我听得出来。她觉得我就练不到位,免得到时候完不成任务!

罗晓晓则笑而不语。

女生这么说,让我很是气馁。但同时又激发了我的好胜心——我偏不听你的!离公演还剩十天时间,难道我日夜练习还练习不到位吗?

肖老师对我的认真很是支持。他把自己寝室的钥匙交给我一把,让我随时可以在他的房间里练习。这样,可以排除很多干扰。

脱离了刘春芝与罗晓晓的视线,我的练习果然进步很快。连文慧老师都说我可以上台表演了。

肖老师听了文慧老师的汇报,就喊上化学老师魏开光和数学老师武松柏,他们三人与文慧老师一起,来审查我们三人的彩排。

刘春芝表演的是木偶剧。她用木偶动作模仿“四人帮”四个人的动作,惟妙惟肖,引得四个老师连声叫好。罗晓晓的特长是嗓音洪亮,又是学校的广播员,能说一口基本标准的普通话。她声情并茂地表演了诗朗诵。也获得了老师们的首肯。等我上场时,我忽然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满面涨红,只说了一句,就卡壳了。肖老师很大度地说:“不要紧张,再来,再来!从头再来!”

我在肖老师的鼓励下,重复了三次,才勉强完成表演。老师们很夸张地也给予了热烈地掌声。

肖老师最后做点评的时候,特意针对我表扬说:“成建同学的演出虽说没有刘春芝和罗晓晓成功,但他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你们两个女生一直是我们班上的文艺骨干,而成建呢,原来根本就没有上台表演过。但他为了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主动承担了一个节目!我看这个精神值得大家学习!”

肖老师这句话,活生生地将我架在火上,被赤裸裸地烧烤。我本来有点打退堂鼓的意思,被他这么一说,哪里还好意思开口!

等老师们走了,刘春芝对我阴阳怪气地说:“班长,我们要向你学习哟!”

罗晓晓轻轻地打了她一下,说:“他脸都是红的,你还说他!”

两人手挽手,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走了。

我颓丧地坐在凳子上,为自己的表现感到生气。

这时,马家锋推门进来,说:“成建,明天放假了!回家咯!”

同村的其他同学得知放假的消息,早就走了。只有马家锋留下来等我。我们结伴而行。

十月末的天气,阴冷潮湿。等我们走到半路时,天空竟然飘起了雨丝。简易公路路面,铺着碎砖渣,表面撒了一层黄泥。经雨滴打湿,变得湿滑难行。我们两人都穿着家制手工布鞋。鞋底是布壳壳叠加在一起,再用粗棉线连缀而成的。经不住泥水的浸泡。马家锋建议我们脱了布鞋再走。可是地面上的砖渣时不时冒出的尖锐边缘,让我们打消了念头——肉脚板毕竟干不过砖渣呀。为了不让鞋底过快打湿,我们一路上尽量踩在砖渣上行走。可还没有到家,两只鞋底上都穿了一个大洞!(未完待续)

免费领取108个最新网创项目+10000G热点网创类资源!添加 微信:tuk818  备注:资源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com/11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