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的这首忆江南,被誉为风流高格调的佳作(刘禹锡代表作)

刘禹锡的这首忆江南,被誉为风流高格调的佳作(刘禹锡代表作)

忆江南

春去也,多谢洛城人。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裛露似沾巾,独坐亦含嚬。

【作者】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洛阳(今属河南)人。贞元九年(793)进士,登博学鸿词科。授监察御史。因参加永贞革新被贬连州刺史,未至,斥朗州司马,晚迁太子宾客,终于检校礼部尚书。世称刘宾客。有《刘宾客文集》。存词四十余首。刘禹锡遭贬后,仿民歌作词,其《竹枝词》《杨柳枝词》《插田歌》等作品富有民歌特色。又与白居易唱和,依曲拍为句,作《忆江南》词。

【注释】①裛(yì):沾湿。②嚬(pín):皱眉。

【鉴赏】这首词写于开成三年(838),是刘禹锡为太子宾客与白居易为太子少傅在洛阳分司东都时相唱和的哀春之词,词中流露出作者孤独的心情和对春逝的伤感,表达了自己对盛年难再、政治良机丧失的感叹。

刘禹锡的这首忆江南,被誉为风流高格调的佳作(刘禹锡代表作)

“春去也,多谢洛城人”此二句以伤春为基调写无奈的惜春之情。词意:洛阳的春天桃红、柳绿、李白、兰香、荷花满池,景色十分迷人。真如韦庄菩萨蛮五首》中“洛阳城里春光好。”白居易《洛城东花下作》“花多数洛阳”。阳春三月的洛阳,万紫千红成了花的海洋,可这来去匆匆的春天在欲归之时,向爱春、惜春的洛城人殷勤致意,依依不舍地道别。“去也”二字运用了拟人化的手法,富有浓厚的感情色彩,写出了该去、不愿去、而又不得不去的悲哀之情。《西厢记·长亭送别》句:“听得一声‘去也’,松了金钏;遥望见十里长亭,减了玉肌。此恨谁知!”是对“去也”那种爱春、惜春而又无计留春的惆怅心情的最好注释。

刘禹锡的这首忆江南,被誉为风流高格调的佳作(刘禹锡代表作)

三、四句是作者通过细致的观察展开丰富的想象,描绘出一幅气韵生动的送春图画。词意:瞧,春天是多么富有人情味啊!在当归去之时,也还恋恋不舍,你看那柔弱的柳条儿随风轻舞,恍如妙龄少女正举手挥袖向人们道别;丛兰上沾满了晶莹似珠的露水,仿佛是这位款款惜别之际的少女垂泪伤别,泪洒罗巾。“疑似”是说明“举袂”、“沾巾”都是想象之辞,将惜春之情推向深层,惜春伤春岂只爱春的洛城人,那曾经受到春光滋润的“弱柳”、“丛兰”也因“春将归去”而黯然神伤。草木犹有情何况人呢?于是末句“独坐亦含嚬!”写到了惜春之人,意思是说这位女子心情非常寂寞惆怅。春天也曾给她以快乐与安慰,曾激励她满怀憧憬地追求美好的理想,但春阑百花萎谢,欢乐将成为过去,希望被失望替代,使她忧思郁结,情不自禁地生出韶华易逝、红颜易老的感叹,之所以独坐一隅,紧锁双眉。“亦”字写出了无法排解的愁绪只有靠“独坐”来自持性情。“独坐”久了难免被缠绵愁绪所包围,使人避之不及。

刘禹锡的这首忆江南,被誉为风流高格调的佳作(刘禹锡代表作)

此词境界妍丽而又浑成,构思新巧而又合乎自然,故能流而不靡,促进了长短句歌词的发展,被誉为“风流高格调”的佳作。

免费领取108个最新网创项目+10000G热点网创类资源!添加 微信:tuk818  备注:资源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com/11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