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魑魅魍魉(元好问摸鱼儿)

闲言碎语——魑魅魍魉(元好问摸鱼儿)

好久没有写散文了,或许是自己的懒散吧,昨夜,独自走在公园的那头,看着朦胧处相依的三三两两。看着远处湖面的几艘小船在悠荡在水中央,一阵晚风吹过,不禁勾起了那心头如潮的思绪,一声幽叹,再起涟漓。

夏日的夜,熙熙攘攘的红尘都市,几度灯火通明,几度喧嚣宁静,屋外的霓虹灯火,与此处的寂寥落寞,显得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公园的夜多了几分的虫鸣鸟叫,还有的就是那恋人们的窃窃私语。

人生真是有太多的无奈,记忆从那一刻儿时的记事开始,就不断的在我的脑海里添加进了酸甜苦辣。有时候抱怨上天的不公,有时候埋怨命运的捉弄,太多的身不由己,太多的不知所措,平时常告诉自己学着释怀,平时总是欺骗着自己:一切都不过是云烟。可是真当自己坠落其中,那时挣扎着渴望的又同样是那根漂浮的稻草。

有人问我是从何时喜欢上文字,为什么我的文字充满的只是黯然的伤感,“知道吗,你的诗歌赚的是读者的泪水,没有人会喜欢的。”我永远记住她对我说的那句话。

从小的家教,让我很小就学写毛笔字,而后就是什么隶书,篆字,记得那时宣纸很贵,于是家里就准备了许多废旧报纸,上学读书之余,我就拿着毛笔在报纸上练字。或许就是这从小时的一种培养,让我长大后逐渐的与文字结缘。

退伍,回到家之后的我,在一次网络里,一个网友看了我的诗歌对我说“我怕你会成为海子。”那时我并不了解这个网络中传奇的诗歌写手,从那次开始我才认识了这个与我或许有相似之处的陌生人。

喜欢文字的朋友都有一个体会,那就是文字是有灵的,当然不是迷信中的灵,这种灵是一种人与文字的融入和结合。那夜的彻夜长谈,记得最后她对我说“记住别让文字控制了你。”至今我还很感谢她,是啊,在与文字打交道的时候,会出现三种人,一种是圣,一种是平,一种是魔。控制住文字,让文字随心所欲,那就是圣;无法控制文字,对文字产生不了情感,那是平;如果被文字控制沦为文字的奴隶,那叫魔。

很多人说海子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也有很多人想不通为什么他会选择卧轨自杀,我想有一部分的人知道,其中一个是我,我们相似之处在于我们都被笔下的文字控制,把自己藏在文字的深处。释放的同时,也让自己欲之疯狂。喜欢文字的人,都比正常人都多了几分多愁善感,比别人都敏锐。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我的诗歌赚过很多人的泪水,致使很多怨我怪我,其实谁能够知道赚的更多的是自己看不见的泪,和那些无言的痛,每一个文字都如同那锋利的匕首,一刀刀刺向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问世间情为何物?从古到今又有多少人能够看破,那就好像一条旅途上行走的几个人,有时候眼前出现了你,看着你姗姗的向我走来,我以为是遇到的缘,可是一阵清风吹过。留有你走过的芬芳,而你我却成了擦肩而过的过客。有时候,同路的你我相遇,一条旅途终于有了我们相同的方向,身边有你,让我感觉这条旅途终于不会再孤单了,可是到了那个红绿灯的十字路口,你我却一个向左一个往右。真正的能够一起携手走过终点的又会是谁,又有谁知道呢?每次的来去匆匆,赚的是离人的泪水和心痛。

那一首元好问的摸鱼儿·雁邱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尽写了千古多少离人的分分合合,大雁如此,斯又如何?

世间或许最难说清了,最难以摆脱的就是情吧,初遇时的茫然,相恋时的甜蜜,别离时的苦楚,充斥着红尘中的爱恨情愁。

常自喻逍遥,可是人世的纷纷扰扰又能多少如愿,别离生死,你我只是做了擦肩的过客,你依旧行走在旅途,我依旧是站在那凸起的石头上,遥望着路的尽头,做一个等风的人。守望着红尘,自己寻寻觅觅,疲惫的是身体,麻木的是心灵。

滴滴的泪,带着那一丝苦涩与酸楚,让我像一个幽灵般,飘荡在红尘,笑的对世界,痛的对自己。真感叹那句话:从此逍遥路上无浪子,从此浪子旅途无逍遥!

免费领取108个最新网创项目+10000G热点网创类资源!添加 微信:tuk818  备注:资源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com/11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