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蒙古统治者为什么没有汉化(蒙古国有汉族人吗)

满族可以被汉族同化,蒙古族为什么不能?仅仅因为他们是游牧的原因吗?現在網上,到處都有人說什麼。蒙古統治者尊儒學,他們,當自己是中國人,他們漢化了這樣那樣的。事實果真如此嗎?蒙元疆域雖然统一并没有带来南北观念、学术的统一。缘由即在于:一是女真金國与南宋学术差异明显,“程学盛于南,苏学盛于北”。

也就是说,女真金國崇尚苏轼词赋之学,南宋推崇程朱理学;二是蒙元实行种族差异对待的四等人制度,为种族融合和观念统一设置阻碍;三是思想、观念具有强大惯性,它并不与时代同步,再加上蒙元国祚不长,缺乏足够的时间来彻底完成南北思想的同化。而南北的这种学术差异在“华夷之辨”上体现的尤为明显。故在蒙元入主中原之时,以郝经为代表的北方学者率先在“华夷之辨”问题上为蒙古统治的合法性、正统性进行辩护,认可蒙元政权。

元朝蒙古统治者为什么没有汉化(蒙古国有汉族人吗)

忽必烈

而以陈则通为代表的南地学者则坚持南宋以来的严“夷夏大防”,借诠释《春秋》来表达其对蒙元统治的反对。一方面,他反对夷狄干预华夏事务。在陈则通看来,春秋之时,吴、楚等国为夷狄之邦,借助武力强盛,往往与华夏诸侯会盟,趁机干涉华夏事务。

故《春秋》于称谓上寓褒贬,体现“尊王攘夷”“内诸夏而外夷狄”之义旨,称吴、楚为“人”,或直接以州称之,以贬斥夷狄不修礼义,如《春秋·僖公元年》载“楚人伐郑”、《春秋·庄公二十三年》载“荆人来聘”。而对华夏诸侯“攘夷”之义举则予以褒奖。对这一点,元儒郑玉在《春秋阙疑》中的阐释更为翔实,如其从事件性质出发,根据救者善,则伐者恶;伐者善,则被讨伐者为恶,总结《春秋》中书“救”的两大原则,即华夏诸侯见侵于夷狄,伯主救之,此举为善,如“庄公二十有八年,荆伐郑,公会齐人、宋人救郑”;华夏诸侯从属于夷狄,伯主讨伐,其依附国救之,此举非善。如闵公二十八年经文“楚人救卫”,晋伐卫,因讨其从楚之罪,即伐之善,而楚国救卫亦并非救灾抚恤,而是“党其从属之人”,故郑玉称之为“非善”。于此,以陈则通为代表的元儒实际上表达了对蒙元政权的态度,即反对夷狄政权对华夏汉族的统治,这与现实层面南宋遗民不承认蒙元政权的正统地位是一以贯之的。

所以,蒙古入主用的是女真金國統治時期,已經異化的儒學,女真金國属地的漢人对夷狄统治早已认同并接受。蒙元用的是北方学派的所謂儒學來論正統,不是正统的理学。而蒙元南方一直保存华夷之辨,不认可蒙古统治。所以从思想上来讲,从来不存在“儒家为异族入侵站台”这回事,另外,就是蒙元对江南的管理,几乎为零。

“铁锅皇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权臣伯颜给倾慕汉族文化的元顺帝说,“前两天我家马夫没看到,你猜那个南蛮子去干啥了?”“干啥去了?”“他去参加科举了!一个马夫,竟然想去做官,哈哈哈哈,你说好不好笑!”“呵呵”“听说你想用我们家那些马夫厨子之类的汉人做官?”

“呵呵….”

之后,通过干掉前任权相上位的新一代权相伯颜,将汉族大臣千辛万苦才争取到仅实行20年的科举废掉,断绝了汉族精英入仕的路线。

元朝蒙古统治者为什么没有汉化(蒙古国有汉族人吗)

蒙古的宰相权利非常大,直接统辖六部,官员不得绕过宰相上奏

和许多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后一样,元朝要面临一个选择:是否汉化。

这个汉化包括推崇汉族的文化,采用汉族的人才选拔制度(科举)、政府架构(三省六部制及其演化)、和法律制度。接受汉化的是清朝,野猪大王(努尔哈赤满语意思是野猪)之前只是辽东总督李成梁的手下,他除了学明朝还能学谁?学西伯利亚的蒙古人?清朝的大清律,基本就是明朝律法的延续,“详译明律,参以国制”。推崇儒家,举行科举。而官制和政府架构也基本延续了明朝。

满族汉化过于成功,导致现在都不会说满语了。当然,人家高考有加分。也有汉化不太成功的,比如鲜卑人的北魏孝文帝前后三代汉化,迁都洛阳,着汉服,用汉制,甚至改汉姓。但汉化之路危机重重,迁都之后,北边守边境士兵群体的利益没得到保证,五镇造反,北魏的政权也玩完了。而元朝大部分时期压根不想汉化汉族人的地位别说蒙古人、阿拉伯人契丹人、回鹘人、欧罗巴人了,连吐蕃的那些大法师都不如。

蒙古人是见过大世面的,西征打到多瑙河,南边兵锋直抵埃及,连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都征讨过。境内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拜火教、犹太教,萨满教啥都有,只要你们的神能保佑大汗,那就可以传教去吧。比如克烈部信奉基督教聂斯托利派。中亚伊尔汗国信了伊斯兰,就算喇嘛教都比儒教受用,宋朝皇帝赵昀的头骨都按照密宗习俗做了酒壶。

人家啥都见过,为啥要汉化?为啥要信儒教?更何况汉族还是自己手下败将,汉族人不就是蒙古人旁边的马夫、厨子和会计这些人嘛。整个元朝算上仰慕汉族文化的元顺帝,只开过16届(正常3年1次)科考,录取进士1200名,约是清朝的1/20。没有科举,汉族的主流文人无法做官,只能去做吏,或者隐居,或参与到造反大业中。我们教科书一直说,明清是封建社会的最高峰。这个最高峰,是世界范围内的。

汉族统治的理论水平和技巧无疑是领先整个世界的,自从赵匡胤杯酒释兵权,采用各部门相互制衡的三省六部制后,宋、明、清三代没有再发生过权相篡位和军阀割据。(袁世凯那个都步入现代了)元顺帝铁锅很早就接触了汉文化,且素养极高,早就发现元朝存在几个问题:皇族倾轧。脱胎于部落联合的元代制度,外面的王爷们有兵权,多数皇帝当不满5年就要稀里糊涂的死去。权相当道。宰相(中书省右相)权利很大,元朝没有固定日期朝会,有重大事官员们才一起商讨,宰相日常权利权利很大。官员也不得绕出中书省上奏,宰相直接监督吏、户、兵等六部。地方官员和军队权利极大,却效率很低。尤其是军官,都是世袭的,一支军队就一家人说的算。地方政府里,蒙古官整日喝酒昏昏沉沉不办事,办事的汉族小吏没有升迁指望,只想的自己捞钱。民族矛盾。汉族精英进不了统治集团,蒙古人得不到大多数的汉族人支持,武力压制不住后结果可想而知。财政崩溃。要收买的王爷和部落头子太多,要赏赐给喇嘛庙太多赏赐,政府效率低收税收不上来,只能靠发纸币,结果货币贬值,物价飞涨,财政崩溃。

在元顺帝看来,只有用汉制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前朝的宋也没这么多事啊。许多蒙古精英也有同样结论,包括元顺帝的诸葛亮–脱脱。

脱脱是权相伯颜的亲侄子,出自蔑里乞氏。这个部落即使在蒙古人里面也以野蛮彪悍著称,在契丹时代以擅射和吃人肉出名,五代史说5个契丹人都不敢惹1个蔑里乞人,成吉思汗的老婆都被蔑里乞人掠走强奸,生下了郭靖后来认的大哥术赤。

脱脱小时候被养于伯颜家中,少年就显示出蔑里乞人的种族天赋:力气大,能射箭(膂力过人,能挽弓一石)。日日骑马射箭,好不快活。

脱脱的父亲马札儿台是蒙古贵族中少有的清醒着,在陕西等地做了多年地方官,知道天下已经火煮欲沸。马札儿台为脱脱延请了浙江金华人吴直方为师,系统的学习儒学知识。

吴直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站了一个学派。

浙江金华出名的不只是火腿,它在中国儒学中地位非常重要。朱学(朱熹)支派林立,而婺学(金华的一个区)号称嫡脉。

理学早在北宋张载就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出世的学问。再后来是张载的两个侄子程颢、程颐,后来又传到朱熹,强调格物致知,经世致用。而金华出了许多理学大家,比如“金华四先生”何基王 柏金履祥、许谦。

金华还有一个理学名人陈亮辛弃疾的名词“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题目是《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这个陈同甫即是陈亮。

让我引领大家思维跳跃下,后来朱元璋集团能战胜张士诚集团,一个关键原因是朱元璋占领了浙西大部分地区,其文士多信奉理学,讲究实用,关注历史、社会等经世致用的知识。这些谋士中许多是浙江金华人,比如胡翰范祖干叶仪等,刘伯温宋濂等名臣也是周边的。与之对应,张士诚的统治核心苏州,后来还占领了杭州,苏杭富甲天下,文人喜欢诗酒嘉年华,怎么跟朱元璋手下的那帮谋士争?

回到正题,吴直方他们家的教学能力都很强,不仅自己教出来脱脱,他的儿子吴莱也成了理学大家,教出来个宋濂,宋濂后来又成为朱元璋他的那些“孝子贤孙”的老师。那些孝子贤孙们,造反的造反,强奸的强奸,干的坏事多了去了。

吴直方出身南宋官宦世家,日常交游的是南宋遗民子弟,学习的又是理学知识,对汉族管理国家那套门清。一句现在的流行话是,人的认知决定了人的差距。吴直方的汉学知识对于出身猛人部落的脱脱是碾压性的。

不仅脱脱这个小孩对吴直方心服口服,脱脱的父亲游宦四方见多识广,大赞吴直方为奇士,遇有疑难之事必先征询吴直方意见后而行。遇休息日,马札儿台必与吴直方对语咨询时政。

吴直方对脱脱的教育非常成功,据说脱脱善书画,书法刚毅有力,酷似颜真卿;画竹颇得妙趣。脱脱还立下了“日记古人嘉言善行,服之终身”的志向。

恰好,元顺帝自从在流放到桂林时,跟那个广西老和尚学了儒学知识(见上篇),也一直倾慕汉学,“诏选儒臣欧阳玄李好文、董缙、许有壬等四人,五日一进讲,读四书五经,写大字,操琴弹古调,常御宣文阁用心前言往行,欣欣然有向慕之志焉”。

伯颜非常信任自己养大的脱脱,不仅让他掌管部分军权(任虎符亲军都指挥使,提调左阿速卫),后来还让他任职御史中丞,纠察百僚,相当于今天的纪委一把手。

再之后,伯颜将脱脱安排到元顺帝身边,监视其一言一行,可脱脱却跟元顺帝搞到了一起。

现代人合伙创业考虑的是利益,其实人们能否一起合作,更应该关注是否有共同的价值观。看看国共内战时,多少国民党高官的子女因为价值观背叛了自己的家庭利益,投身革命。

元朝蒙古统治者为什么没有汉化(蒙古国有汉族人吗)

权相脱脱,元朝最后的希望

元史》里说脱脱是因为忧心叔父伯颜太过猖狂,担心给家族惹祸,才投向元顺帝的。笔者认为是瞎扯,出卖自己家族投奔顺帝,脱脱难道不怕事后也被清算?是倾慕汉文化让脱脱和元顺帝有了共同价值观,20岁的元顺帝和26岁的脱脱,哪个青年不想挽救国家于既亡呢?

夺权的过程在《元史》里很轻描淡写:伯颜出去打猎,元顺帝和脱脱把城门关住不让伯颜回来,然后一纸诏书路八千,伯颜骑马去韶关。

伯颜的那些军队呢?那些手下呢?家族的其他成员呢?细思恐极,顺帝和脱脱做了这么多工作,《元史》提都没提。

据说伯颜死在了去广东的路上。某人还三起三落呢,我就不信蒙古肌肉男伯颜连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

1341年,脱脱被任命为中书右丞相,中书省可以理解成元朝的国务院,蒙古人以右为尊(跟汉族人相反),中书右丞相就是元政府的no1.

同年,史称“脱脱更化”的改革开始,这是上天给元朝的最后一个机会。

本次革新首要内容为开科举,让更多汉族精英进入政府架构。伯颜不准汉人养马之类的民族政策也被废除。

1343年,此前考中进士的刘伯温被任命为江浙儒副提举,兼任行省考试官,在浙江抓教育推科举。大批汉族人也进入政府,汉臣贺惟一甚至在后来担任中书左丞相,即元政府的no2.

同年,凤阳大疫,比元顺帝小8岁的朱元璋年方15,全家因为疫情基本死光光,出家为僧。

再过8年,刘福通就要在阜阳起事,石人一只眼,挑动天下反。

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

免费领取108个最新网创项目+10000G热点网创类资源!添加 微信:tuk818  备注:资源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com/1192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