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对农民的提问(采访农民提什么问题)

蒋高明的言论我不了解,这里只谈生态农业的问题。它并不是农民提出来的,生态农业对农民增收一分钱帮助都没有。它是农科院里面一批不食人间烟火的学者提出来的。

提问1:郑老师您好,您创作科幻小说有两个原则,即不写外星人和时间穿越,您可否说说为什么有这个坚持?

答:这是我1997年讲的。当时还说了第三条,不写机器人造反。我把它们说成是“老三样”,当时没有别的想法,就觉得身为科幻作家,写别人写过的东西丢面子。

科幻我搞了四分之一世纪,有了深入理解,现在我已经不强调这些表面区别了。我认为它们都属于“高概念科幻”,也就是关起门来自己编的科幻。有的人天分高,编得好,大部分编得不好。但无论好不好,它们和现实没什么联系。

我专门写现实主义科幻。它有三个原则:一是坚持用现实背景,不搞架空。《重启之战》里面的世界就是我们身边这个世界,其中还有几十个真实历史人物。

二是只写现实中的科学,包括前沿科学点,从不写“曲翘飞行”之类纯属来自脑洞的科幻点。《重启之战》完全复原人类工业革命史,很多机器在历史上有模板,我按原来的尺寸做的设计,只是改了名字。

三是只写现实中与科学相关的主题。前两个是表面,后一个是根本。

我写科幻是因为对现实有话说,为什么要写离现实十万八千里的故事呢?那种故事别人爱写爱看,是他们的事,我不写,也不爱看那种科幻。

采访对农民的提问(采访农民提什么问题)

受访者:郑军

这样的创作当然很困难。昨天上午刚收到消息,我一个曾经出版过的系列,现在要再版,被出版社毙了。《重启之战》第一集《灾难群岛》二十多年前出版过,等全书完成后,一直难以出版。至于为什么,大家看完第一章就会知道。

当然,不管能不能出版,只要有您这样的热心读者,身为作者足以心慰。

提问2:您创作《重启之战》的目的是什么?是社会上什么样的反科学现象促使您进行这类题材的创作?

答:这套系列最初创作于1996年。有两个事件促使我创作它,一是日本奥姆真理教袭击事件,二是塔利班第一次上台。

九十年代全人类歌舞升平,怎么发生这种怪事?当时我只是把它们当成荒诞事件,想象它们发展到全球会怎样。看过早先版本的朋友会知道,原作直接写的奥姆真理教。因为麻原彰晃于2018年被处决,我才改了现在的背景,用了另外一个很邪门的真实人物。

从1996年初稿到现在,真实世界一天天变成我书中的世界。不久前,美国最高法院刚通过禁止堕胎的法案。《重启之战》第六卷有段情节,科学近卫军与敌人达成协议,派人到对方战俘营,帮助被俘的女战友堕胎。这是2018年新添的情节,当时我已经预计,人类过去两百年反封建的成果会被一项项剥夺。只不过没想到现实来得这么快。

提问3:小说中在人民广场上被暴徒烧死的三名转基因科学家,有现实中的原型吗?

答:现实中很多人对转基因科学家喊打喊杀,污蔑科学家的人格,我把他们心中想做的事情现实化了。大部分反科学人士并没有什么邪恶目的,他们单纯是无知,不知不觉中做了坏人的刀子,但这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你很难批判他们。

提问4,您说过,反科学与科学的一个区分是,反科学的人拒绝改造大自然。您可否具体说说?

答:拒绝改造大自然,这只是某些反科学人士的行为特点。比如导演卡梅隆,不仅拍摄《阿达凡》这种反人类、反科学电影,他在现实中没事就去抗议水库建设。他还带着他们剧组吃素,因为吃肉会增加碳排放。

反科学不是一派,有很多派,拒绝改造大自然的这派在今天影响力大,但五十年前他们没这么大的影响力。

另外要注意,很多拒绝改造大自然的人就是科学家,他们主要以生物专业为主。比如《寂静的春天》作者雷切尔卡逊就是生物学家。这些人要研究不受人类干扰的纯粹自然现象,他们往往也热爱这些自然现象,特别是各种生物,反感人类在自然界留下痕迹,或者剥夺这些生物的生命。

采访对农民的提问(采访农民提什么问题)

雷切尔卡逊

这两种价值观没法调和,看看斯里兰卡就知道了,那里要搞生态农业,目的不是多产粮食,而是恢复生物多样性。结果受害的都是穷人。富人有钱,吃得起低效率的有机食品,规模化农业养的是社会上的穷人。

对雷切尔卡逊来说,人不如鸟可爱。当然,他们可以坚持他们的想法,但别人未必需要接受,更没必要把他们这些想法当成高级道德。国内有些学者对他们崇拜的不得了,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没在地里干过农活。我用镰刀收过麦子,掏过旱厕,我知道有机农业是怎么回事。

《重启之战》最后的结局就是双方和谈,反科学的人生活在类似自然保护区的地方。我希望现实中象环保少女这样的人也去那种地方生活,因为我们还要为工人农民生产更多的物质产品。

提问5:据说好莱坞电影《侏罗纪公园3》中是反科学、阴谋论的主题,您可否说说?

答:阴谋论倒没有,这个系列主要是体现生态主义。但是要注意,电影中的生态主义思想不属于小说作者迈克尔·克莱顿。后者是四十多岁写出的原作。当时他对各种与科学有关的前沿思潮都有涉猎,但还没有理清楚该支持谁。这个故事既反对试图控制一切的机械论思想,也通过马尔科姆之口批判了伪环保思想。电影把后一段删除了,只保留前一段。新版完全是前一段,所有动物都很可爱,绝对不能碰,而人类却可以随便死。

迈克尔·克莱顿最后一部作品《恐惧状态》彻底批判伪环保思想,认为气候问题就是大骗局,那倒是一个阴谋论题材的故事。可惜他生前很多小说都搬上银幕,这个故事没看有谁改编。

采访对农民的提问(采访农民提什么问题)

《侏罗纪公园3》剧照

提问6:您支持克隆人吗?谈谈您的观点。

答:我不反对克隆人,但也不提倡,主要是觉得它没必要。我支持各种非天然生殖方式,前提是在医学上有必要。

我的专业是行为科学。从行为科学角度来看,道德判断的对象是行为,不是身体。身体只是行为的物质工具,作为身体的基础,基因和行为没有直接关联。比如,绝大多数拥有男性器官的人都不是强奸犯。

所以,生什么样的人,怎么生出来,我觉得都可以,关键是后天培养良好的行为。

提问7:斯里兰卡那边本来就穷,还搞生态农业,搞得穷人没饭吃。请问,您认为蒋高明的“六不用”如果全面推广,是不是也会对国家粮食安全造成恶劣影响?“生态农业”是不是大骗局?

答:蒋高明的言论我不了解,这里只谈生态农业的问题。它并不是农民提出来的,生态农业对农民增收一分钱帮助都没有。它是农科院里面一批不食人间烟火的学者提出来的。其主题是人类几千年来搞农业,破坏了生物多样性,要在农田里恢复这种多样性。

有些农科院毕业生很信奉这个理论,跑到农村按照生态农业模式种地。不光不用化肥农药,甚至不锄草,因为锄草会破坏生物多样性。古代农民没有化肥农药,但也会下功夫锄草保苗。

结果当然是亩产比周围土地差一大块,农民笑话他们不会种地。他们说,别看我这地打不了多少粮食,这样才代表地球的未来,等等等等。

可以算笔账,1949年中国粮食亩产68.6公斤,那时的种植方式绝对比现在更“生态”。现在中国人均拥有粮食四百八十多公斤,如果按照当年的水平,需要九十七亿亩土地!这当然不行。通过育种、水利、化肥、农药,还有农村基础设施改造,现在的亩产是三百七十多公斤,1949年的五倍,人均一亩多地能解决粮食问题。

生态农业的出发点并非不正确,但手段完全错了,所以害人不浅。通过提高单产,减少农田总面积,退耕还林还草,这才是恢复生物多样性的路径。假设有一万亩农田,单产提高一倍,可以划几千亩变成自然保护区。这比在一万亩农田上都搞生态农业,让它们总产下降要实际得多。

生态农业的出发点从来不是人类利益,更不是农民利益,是所谓生态价值。这个是讲不清道理的,这是反科学价值观。我还是那句话,有人愿意弄,自己租片地自耕自食,别破坏整体利益。我在小说里就是这么写的,一群生态主义者租几千亩地,在里面禁止使用任何1900年后的工业品。他们自己玩当然可以,千万别当成宝贝推广。好在我们的政府没有斯里兰卡政府那么糊涂。

采访对农民的提问(采访农民提什么问题)

绿色和平组织

我还写过一篇批判和揭露所谓“人民食物主权运动”的文章《“人民食物主权运动”是怎样反科学的》,你可以给大家看看。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国科普研究所的公众号“中国科学探索中心”,见:

https://www.sohu.com/a/407434070_99945587

这个运动的参与者认为,食物绝对不能搞商品化,号召农民拒绝和企业合作。如果农民和企业合作,企业会按照市场需求对生产什么样的作物提出要求,于是农民必然失去生产自主性,消费者失去选择权等等。这些就是“食物主权”的丧失。 鼓吹者全面追求所谓的生态农业,想取代现代农业。而反对转基因的人文知识分子,基本上就是被这个运动忽悠的人。

提问人:怀疑探索者

受访者:郑军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com/3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