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从来不动工资卡的人——一般都有个好副业

首先强调一下,今天写的这个东西是正面的,只是说一下体制内人员除了工资以外的合法收入,跟贪污腐败没有关系,也不是灰色收入。

因为工作原因,认识一个警察大哥,正式的民警,正经的公务员。他现在五十八九多岁,马上也就退休了,他八十年代进入公安体系,从警快40年了,他始终是民警,没错,从来不担任领导职务,就只当个民警,因为职级并行,现在是个四级高级警长,相当于副处级待遇,每月工资八九千,但他的工资他从来不看,因为工资绝对不是他收入的大头,他家在黑龙江有1000多垧地,这才是大头。

体制内从来不动工资卡的人——一般都有个好副业

这得从他的工作经历开始说。

他家从他爷爷开始在铁路工作,他算是正经的铁路子弟,不到20岁就进入铁路当了乘警,那时乘警不但待遇好,而且威风,就是不经常在家。他参加工作后就发现个商机,他在那条线是从长春到北京,那时是绿皮车,车速慢,一个来回将近10天,虽然离家时间长,但在家休息和在北京停留的时间也长,他的很多同事基本上都是休息或者在北京溜达,因为他们的工作便利,在北京也花不了多少钱,但他却觉得是个机会。

那时候北京的物资供应绝对要比地方充足太多,很多东西在地方听都没听说过呢,北京已经开始使用了。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把北京的东西运到东北去卖,那时不流行市场经济,流行的是计划经济,很多物资的买卖都需要“票据”,例如粮票、布票、肉票等等,没有这些票你有钱也买不到,这大哥开始是从自己同事手里收购他们家里多余的粮票啥的,然后到北京买白糖、水果糖、北京点心、水果罐头,用北京采购的这些东西,回家之后到农村换大米到北京去卖,说实话,东北的大米一直市场稳定,尤其是那时候,一般家庭还真不一定能买到。别小看这个左手倒右手,他来第一次回倒腾就挣了三十多块钱,别觉得少,也别瞧不起人,他那时的工资也就几十块钱。发现甜头之后,他不但更来劲,胆子也大了。因为从农民手里换大米,他们是以物易物,双方都不需要粮票啥的,可以互相讨价还价,现在看来他们算是比较早的进入市场经济的先行者。他利用铁路工作的便利条件,每次从家里出发都带上几袋子大米,对同事的说法是北京有亲戚,每次都给亲戚带大米,其实就是到北京去换物资,那时候北方的体制比较僵化,思想整体不活泛,但北京已经开始出现私下交易的情况,所以他的大米销路很好,很多北京车站的人都知道有个东北哥们带的大米粒大米香,不用菜也能干上一大碗,所以很多都是内部消化,有的是用东西换,有的是给粮票(绝对比粮店的行情高,有的时候都是2斤的粮票换一斤的大米),拿着这些粮票或者钱,他就顺便买些北京的东西回家,来回一趟基本能挣一百多块钱,最好的时候一趟挣了二百块钱,比他们一家一个月的工资总和都多。来回倒腾了两年多,他自己也攒下了不少钱,路数也摸清了,在农村也有了固定供米的人,也不用自己下去收大米了,自己的时间都多了,他这人闲不下来,就琢磨是不是能再干点啥。一研究,又发现个路子。

那时候物资不充足,交通也不便利,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去过地级市,可能一辈子到过的最大的地方就是县城,有些人可能连县城都没去过。那时候交通不发达、信息不通畅,照相这个行业虽然已经出现一百多年了,但很多人只有在去县城的时候才有机会照张相片,而且价格还挺贵的。他在农村收大米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问题,一般也就村书记家里有几张照片,而且很多农村家庭其实是很想拍照的。

这大哥也是个狠人,一咬牙把这两年挣的巨资全拿出来买了一台进口相机,然后又从单位里淘了一台二手破摩托,从此之后,只要在家休息的时候,他就往农村跑,挨家挨户问人家需不需要照相,现实拍张照片要5元,他就要4元,要是没钱用粮票也行,用大米抵账也行,总之,价格低、方便、实惠,有时他去村子里一呆,都不用换地方就能照一天相。然后他再拿着胶卷去北京,因为北京不但洗相片便宜,洗出来的效果还好。他自己也承认自己不会啥照相技术,但那时候也不需要技术,只要敢干,就能干,老百姓只要求你把他拍出来就行,哪懂这个角度那个逆光的。那时候基本上一个村子就能拍上一天,他在家休息基本上能拍完四五个村子的照片,趁着上班的时候把胶卷送北京,然后半个月左右就能把洗好的交卷送到村民手里。反正一个月基本上能挣四千块,自己那边的倒爷还干着,他说他八十年代就已经是月入五千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八十年代有段时间打击投机倒把,这来回倒腾大米让上边知道了,虽然他咬死了就是送亲戚的,但单位还是给了他一个通报批评,他一气之下就要求转岗回家,因为之前工作方便,和地方的公安系统也有些交集,经常给地方同志用火车捎点东西、书信什么的,地方公安领导直接把他接收了,他就成了地方公安队伍的一份子。

他会开车、会骑摩托、还会捅咕照相机,这样的人在领导眼里就是技术人才,给他安排在小车班,平时接送领导,空闲时间很多,他继续下乡拍照,因为懂得汽车修理,偶尔还帮各个村子修理一下农机,也能赚点外快。后来国家确立市场经济主体,对民间经济管制放松,他干脆买了两间房子,一个做照相馆,一个做修理铺,家里人帮着照应,他抽空就过来给人照相修车,那时候能开买卖的,除了胆子大,多少也要有些关系,他就刚好符合这样的条件,九十年代他能挣多少他自己从来不说,但在九十年代兴起盖二层楼的时候,他是最先盖起来的之一。

九十年代末,国家提倡去黑龙江开垦土地,他也心动了,拿出两百多万,去黑龙江包了1000垧的黑土地,按照当时的说法是机械化种田,为此他特意停薪留职,结果第一年赔的那叫血本无归,第二年继续赔钱,到了这时候这大哥也后悔了,家里人让他把承包权卖了他又舍不得,干脆把地转租出去,一年几万块钱,他说等过几年再看看,结果到了2005年之后,土地行情一下好转了,之前有人想要买承包权只愿意出100万,那年突然有人愿意出200万了,他敏锐的发现粮食行情上升了,他的土地承包权也升值了,他开始每年调整土地承包出去的租金,从每年的几万到十几万,过了2010年后,每年把地往出一承包转手就有三四百万,所有人都说这是他这辈子最有眼光的投资。

这大哥的资历老、经验丰富,其实早就可以提拔,至少当个正科级干部没问题,他都主动推辞了,他说他作为一名警察肯定没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公安工作上,但自己用空余时间干点副业也不算违规,自己的工作就算是本本分分,不出问题没啥亮点,自己不适合党领导,一是不能占了人家真正干活同志的位置,二是自己有点小买卖,当了领导就不好继续了。

这大哥是占了体制的优势,但人家也是自己挣的辛苦钱发家致富,不知道这样的多不多。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com/99866.html